公交车上,他身边放着一把吉他还是大提琴。
雨后匆匆的路人。
满庄南留牛肉拉面馆掌柜的。  他有三个姑娘,都已成人。除了一个女儿在外工作外,另外两个有空就会来给他帮忙。  中午忙起来的时候,他揉面、下面、炒菜。过了三点,活计闲下来,他会诚恳地拿出烟,递给身旁的教练、学员、顾客,甚至不过就是来店里歇歇脚的陌生人。  每年,有成百上千的驾考学员从他的店面里外经过,他见过考车过程中的各种喜怒哀乐。于是,劝慰那些来店里的挂科学员成为了他的一项副业。他的话中肯直接而又切中要害,又或者他站在路人甲的角度上,来自于他的安慰往往更有效果。所以当他掏出烟来给你的时候,你可以问他所有关于驾考的问题,如果你愿意,你甚至可以和他探讨人生。作为挂科学员,无论你是怎样懵逼的从考场举步维艰的飘到他店里,最后你的观念里对补考概念的理解不过就是多交240元的补考费。就像他总会说的那一句:那有什么滴?
刚刚考完科二的泰山医学院驾考学员。因为紧张,她说考试中她的腿一直在发抖,以至于过关后都忘了留意考了多少分......公交车上,她显得有些疲惫。

这组变成了路人甲集合。

D90,Nikon AI 50mm f1.4+Sigma 35mm f1.4。

 
 
评论(13)
 
 
热度(31)
  1. 西风何路人的灯火半城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苏浮尘